楼诚文好段好句系列之虫子

哇啊哦,整理的好全…马住一个,虫子快更23333@虫子

太阳雪:

整理目录:




--------------------正-----文----分----割-------线--------------------------


                            详情请戳:虫子


1我们如此宝贝一个孩子,耐心的教他走路说话,然后教他为人处事,最后教他生存技能。我们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的,是一点一点把他推离自己身边。我们从来不愿意去想,他所学习的,都是如何离开我们的本领。




                                      ---#楼诚# 【世界以痛吻我】第四章·欺瞒




2  明楼并没有立刻答应。




    因为他实在太清楚成为一名共产主义战士意味着什么了。这表示他要终生以此为信仰,毕生服务于此,耗尽心血,不断的质疑,和恒久的坚信。




    如果只是为了救国报国,那他的路有很多。




    如果信仰来的太过轻易和盲目,那么信仰共产主义和信仰观音菩萨就没有了区别。 




                                          ----    #楼诚# 【世界以痛吻我】第五章·老师                                   




3然而如今的明诚却觉得,穿大哥的旧衣物没半点不好,十分满足,这样深入的融进一个家庭是他莫大荣幸。大哥给二弟,二弟给三弟,这种传承式的家族习惯,甚至有点奇妙的仪式味道,可以给他很深的安全感——他在这里面是有一个位置的,那个“二弟”是他,上面有大哥,下面有小弟,缺一个都不行。




                                                ----#楼诚#【世界以痛吻我】第六章·游园




            




4每个人都有点“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事情。那不是能力的缺失,不是水平的不足,也不是智力的匮乏,而仅仅是心理的畏惧。




5一无所有才会无所畏惧




   他早已经有了太多东西。




                                        ----      #楼诚#【世界以痛吻我】第七章·任务 




  6明楼也笑,不过笑得有点苦涩:“我不过一个乱世中的书生,照家姐的愿望,最好就乖乖做这个书生。但就是因为读了点的书,我知道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我的国家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我们的政府不应该是这个样子。这里的每一条街道,前面正在斗酒的每一个食客,甚至这茶壶里的水,都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佛家说修来世,道家讲过今生。可我都不信。我递上入党申请书的时候,老师说了一句话,‘我只希望每个人都明白,什么才叫做最终的胜利’。我信的,就是这个最终的胜利。我信就算我看不到,它也一定会来。”




                                             ----#楼诚#【世界以痛吻我】第八章·嬗变




  7 他关心家里人,于是更加关注国内情况。




    1931年的中国,就像一场蓄谋已久的噩梦,所有天灾人祸都集中在一个短短的夏天。




    五月份,蒋介石同汪精卫一系的“中原大战”持续了半年之久。三十万的兵力,听这个数字就已经能想到残肢断臂和死尸骸骨。




    七月份蒋介石对中共苏区发起第三次围剿。反扑和镇压交替,战事胶着了数月。




   七月底长江中下游豪雨成灾,大水席卷江淮流域8省2市,汉口堤防溃堤,大水造成的灾民占全国四分之一人口。




 站在异国的土地上,明诚看的更加清楚,也更加难以相信自己就在这样一个国家活了近二十年。




 她就像一个四处漏风漏雨的家,屋檐破败,家具陈旧,地板被泡得凹凸不平。他多想去抚摸她已经不堪重负的屋脊,房梁,窗柩。他想去给她的门框加固,想去装点她的门楣,想去重新铺设她的地板。可她看起来那么脆弱无力,好像轻轻碰一下就会轰然倒塌。




                                                ----#楼诚#【世界以痛吻我】第九章·书信




     8。军人做军人的事,学生做学生的事,商人就做商人的事。大家各司其职,方有未来可言。”




     9狼来了,她怎么可能闭门不出置身事外。她不愿意弟弟们去上战场,只好胡搅蛮缠,用大姐的威严教育他们。她手持棍棒,却背在身后,有什么办法呢?她既是他们的大姐,也是中国人。




                                                    ----#楼诚#【世界以痛吻我】第十章.风起




   10明诚此时的犹豫无比难得,他并非天真单纯不经世事,而是见过别人面目狰狞,更加爱惜自己的干净灵魂。




                                                          ---#楼诚# 【世界以痛吻我】第十一章·云来




  




11杀人是错的。不管什么理由,什么原因,这是一件错的事情。不论是大哥对他的教育,还是他自己在苦苦追求的一切学识,都教给他一点,这是错的。




  它不会因为有一个高尚的动机就变成对的。也不会因为有一个被期待的结果就变成美好的。更不会因为发生在战场,就变成理所应当的。




  他可以选择去做一件错的事情——为了理想或者信仰,责任或者道义。




  他选择了错的事情,因为他心里,有比“对”更重要的东西。他成全自己,那么过后他所面临的最终审判也将来自于他自己。




                                                     ----#楼诚#【世界以痛吻我】第十三章·子弹






12他不怕死,他当然可以死,为了他的祖国,他的主义,他的家人,他的大哥,甚至记忆里那个疼爱过他几天的孤儿院嬷嬷——只要他找得到意义,他当然可以死。但是他也更加贪生,那些他愿意为之而死的事物和人,都让他更加想要活着。




2      你看国在哪里?家在哪里?君在哪里?父在哪里?偏是这点花月清根,割它不断么!’




 一部桃花扇,三卷四十折,大约只为了骂出这一句。




13“我们当然要——”明诚顿住,他知道自己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是什么。不论他想再多理由,留再多退路,都没有用。他胸中燃起万丈豪情,把之前的犹疑和退缩烧的干干净净,骨子里的硬朗和倔强逆着恐惧和不安钻出来。那条路一片坦途,容易,轻松,安全——可是去他的,我偏不走它。我知道这条路凶险,磕绊,还要背负罪责——可是我不走谁走?酒壶正在死,那是我管不了的事。而我正在亡国,没有人能把我赶走,让我置身事外。




                                                         ----世界以痛吻我  十四章  选择




14他想要联系上线,想要表达他的不满。他坚持认为,自己不能做一个只懂得执行命令的武器,一杆不辨方向的枪,他必须确认自己在做的是对的事情。他的信仰不是某一个组织,甚至不是某一个政党,他坚持的是一个可能实现的未来,一个共产主义的梦想。




  他坚信他的信仰为真,所以无时无刻不在主动的嘲讽它天真,诋毁它幼稚,批评它不切实际,然后又由他自己捍卫它——这是应该被实现的,这是值得被坚持的。




 未经反思的信仰又如何成为信仰?




15“我们要做的,是计算如何弯,弯多少度,才不既会折,又不会超出弹性限度。我们讲究的是,用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回报。这世上的事情,说白了就是选择和交换,懂得取舍才是正途。




                                                         ---世界以痛吻我  十五章 冬至




16“明家资产雄厚,又有跨国背景,如果——”烟缸才说了一句就被打断。


“没有如果。”明诚板着脸说道


我可以去学。”明诚沉思半晌道:“我可以贡献我的一切。做眼睛,做腿脚,做枪做刀剑,做搅云弄雨的手臂。但没有你的那个‘如果’。




                                                                     ----世界以痛吻我 十六  挑灯




17“确实如此。单单上海商会内部,就各有各的主子,东京,巴黎,伦敦,柏林,香港,洛杉矶,甚至瑞金和延安——更别说还有青帮势力——暴力和恐惧在特定场合下也是生产力。”紧接着他话锋一转:“这样多的不对等的入口和出口——也就是你说的鱼龙混杂,再加上货币天然的流通性,政府干预实在难以大施拳脚。而期待自由市场在乱世生长,就如同将茶花种在沙漠。我刚听炒货店老板说,上个月葵花籽的价钱足是这个月的三倍,因为六月份和七月份西北霍乱流行——这你知道——红枣涨价了,所以葵花籽也跟着涨,真是个让人始料未及的好缘由!经济学家们希望建立新秩序,新秩序也确实正在建立,但尴尬的是,它总在建立——因为它似乎永远在被打破。所以,我讨厌暗杀。”


[看起来好专业。。。。。】




18耳边熟悉的上海话,电车运行的声音,街边小贩的叫卖,它们一点一点的融进他的血液,顺着动脉,流过静脉,直到毛细血管,几乎要冲洗掉这半年多里他所面对过的阴暗。




19那时候明诚笑容里的天真和倔强都像一棵大树,远远的立在荒原之上,枝繁叶茂,无比纯净,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来。他信任,或者不信任你;他依赖,或者不依赖你;他认同,或者不认同你。全部都清楚的写在那里。




  可现在,荒原没有了,大树也没有了。那里是野草,是野花,茂盛而又顽强。可谁也猜不到藏在它们下面的,是阴暗角落的苔藓,还是正在发芽的种子。




20最开始,那种想念是一棵树对一座山的仰望,一条河流对广袤大海的仰望。


 后来,他学了越来越多,见识了越来越多,也做了越来越多,那种仰望变成了一颗星星对另一颗星星的凝视。


他几乎以为自己快要成为大哥那样的人了,他以为自己见过了生死,经历了考验,拥有了信念,距离大哥就会越来越近。


但只是这一眼,他重新退回了一棵树,大哥依旧是那座山。


                                                               -----    世界以痛吻我 十七  看剑


21两年前,要送他出国去读书的时候,他脸上写满了慌乱和不舍,偏还要强作镇定,又急躁,又不愿意被别人看出来他的不知所措,像只找不到自己埋的肉骨头的小狗。





    他当然是可以变的。两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我们可以把一切解释不了的东西推给时间


                                                                   ----世界以痛吻我 十八章 味道




22那是一双如此深邃,沉静的眼睛。里面有着让人误会的专注,眼神没有焦距的飘着,反而更加近乎深情。他的眼窝比寻常亚裔深一些,这让他的面部轮廓更加深刻,看起来更加英俊。在那双深棕色瞳孔的眼睛上方,眉毛是浓密的,像剑像刀,昭示着主人的坚定和果断。而眼睛下方的鼻梁是挺拔的,像枪像戟,不仅撑住了那过分好看的眉眼,而且为他整个人增添了硬朗的气质。




    明诚一时不明所以的心跳如鼓,他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的,仔仔细细的看大哥的模样。就像他也不曾认真的观察大姐和小弟的五官细节一样。所以那些平日里过分熟悉的面部特征,在分别的日子里却让他觉得朦胧和模糊,在巴黎时,大哥,大姐还有小弟,他们在他记忆里的样子并不清晰,没有细节。因为他从来没有这样深刻地把他们的样貌放进自己眼睛里。




23


大哥”是没有年龄甚至没有性别的——他比自己大了十岁还是两岁?他同自己是一样的,或者不一样的性别?这些都从来不是明诚想过的事情。




    大哥这个词对两年前那个少年阿诚,已经近乎图腾或者神像,大约代表着一个符号或者象征——首先是安全,然后是温暖,之后是威严,以及博学,甚至是秩序。


                                                                   -----世界以痛吻我 十九章 眼睛

评论

热度(46)

  1. 影迷朋友王可爱太阳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盐酱太阳雪 转载了此文字
    哇啊哦,整理的好全…马住一个,虫子快更23333@虫子
©盐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