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捕蝉【靖苏/短/甜】

经典,转一发(*´艸`*)

drakray:

最近官方发大糖,po主也跟着官方的节奏一起发点糖。祝服用愉快。


-------------------------------------------------------------------




螳螂捕蝉


 


梅长苏揉了揉额角,将手中的书放下,一抬眼就看到萧景琰伏在案上睡得正沉。


也不知是因为新帝登基政务繁忙还是他这府里的温度实在是太让人昏昏欲睡,最近一段时日萧景琰每每来访都是以他半途会周公而结束。梅长苏跟他提议了好几次,让他不必来得那么频繁,偏生萧景琰又是个倔的,说什么不隔三差五见他一次无法心安。梅长苏劝了几次也没劝住,便不再坚持,随着他去了。


正值深冬时节,屋外已是银装素裹。虽说炭火烧得正旺,萧景琰也不是畏寒的体质,梅长苏仍是拿了一床薄被过来,轻轻披在他肩上,在他身旁寻了个位置就顺势坐下了。也不做什么,只是细细地端详着那张清醒时锐利又刚毅,熟睡时却平添几分柔情的脸。


从英气逼人的眉,到高挺的鼻,再到有些凉薄的唇。


一遍一遍,痴痴地,认真地,看着。


古人说,唇薄之人情也薄。萧景琰却是个例外,情义二字在他心中究竟有多重,只怕没有人比梅长苏更清楚了。或许是上天垂怜,他没死在与大渝的那一场仗里。虽然体力耗尽,形容憔悴,但梅长苏到底是活下来了。只是回京那日他仍在病中,面色苍白骨瘦如柴,病情严重得把萧景琰吓到了。仔细想想,萧景琰这三天两头就来探一探他的习惯,似乎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明明是头又倔又钝的大水牛,可有的时候却贴心得让人心悸。


梅长苏一时没忍住,倾身向前,在萧景琰嘴角落下浅浅一吻。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逾矩了。这几日萧景琰夜宿梅府,他便总要在那人身边坐一坐,看一看。看得久了久了,身体就不由他掌控了。


- 并不是完全不后悔的。


说到底自己这做的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往重了说确实也算是趁人之危,绝非什么君子作为。每次理智回笼梅长苏总是懊恼不已,可下一回仍是毫无例外地栽了下去。


- 若是真能停下就好了。


偏偏每一次触碰都只让人渴望更多,明知那鸩酒剧毒无比,却仍是义无反顾地一饮而尽,解心头之渴。


他又想起,其实年少时的林殊和萧景琰,玩得起兴了也不是没有胡闹过的。虽然大多是他胡搅蛮缠,而景琰总是随他乱来。十三岁那年他第一次提枪上马奔赴战场,得胜归来后眉飞色舞地与萧景琰讲起沙场种种,几坛烈酒下肚,他带着醉意就朝着景琰的下巴啃了一口。


景琰那时比现在还要钝上几分,明明是过分亲密的行为他愣是没觉出什么不妥,皱着眉头把人推开,“别乱咬,下巴上都是你的口水了!”


彼时的林殊仍是肆意张扬的少年,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他一把扯过景琰的衣领,结结实实地在他嘴上咬了一口。放手后一抹嘴,笑道:“就要咬你了,你奈我何?”


从此林家少帅便有了一个咬人的坏习惯,虽然那么多年来,他咬过的人也就那一个。


梅长苏偶尔会想,如果自己仍是那个直来直往不懂隐瞒为何物的少年有多好,这样在发现自己不可为外人道的心思的时候,就能堂堂正正地站在景琰面前坦诚所有,而不是在夜里偷得半点温存。


他细细抚过萧景琰的眉,正要收手却被人用力握住了手腕。


“小殊。”


萧景琰并未多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像是在等他的解释。


 “小殊。”


久久未等到回应,萧景琰便又唤了他一声。


梅长苏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大概错愕羞愧掺杂不清。但他越是这样看着萧景琰,便越是觉得心口被某种苦中带点甜的情感填得满满的,几乎到了让人觉得疼痛的程度。


不如放肆一场。


他伸手扯住萧景琰的衣领,带着道不尽的深情吻他。


这本该是一个轻浅的吻。


梅长苏正想抽身离去,却被拉入再熟悉不过的怀抱。


萧景琰环住他的腰身,不容分说地封住他的唇。十指相缠,呼吸相融,唇舌相交。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吻。


他们偶尔分开,抵着额相视而笑,眼神流转间尽是终于不必再遮掩的情意。


但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是摩挲着彼此的唇,舔过对方的嘴角,直到唇上的温度浑然难分,再也辨不出你我。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吻。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夜。


 


黄雀在后


 


萧景琰第一次在梅府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梅长苏不太对劲了。


虽然那人仍然看似自然地与他对谈,但泛着红的耳廓却隐隐露出端倪。那副模样他并不陌生。很久以前林家少帅装着潇洒不羁地轻薄了他,还大言不惭地说“你奈我何”的时候,镇定自若的表情也是没能掩住烧起来一般的耳廓。


第二次在梅府睡着,萧景琰是故意的。


他闭着眼假寐,果然等到了微凉的唇落在他的嘴角。


第三次第四次还有后面的数次,他都由着那人乱来了。


他本想等着梅长苏坦诚相告,这样他就可以告诉那人,他对他的心思,是一样的。只是那人耗着耗着,就是不愿说破。


梅长苏等得了,萧景琰却等不了了。


这夜他像往日一样俯在案上做出熟睡的模样,静静等待着另外一人的接近。


这一次,他定要将那人牢牢抓住。


相携一生,再不放手。




END

评论

热度(301)

  1. 盐酱drakray 转载了此文字
    经典,转一发(*´艸`*)
©盐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