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兔】狐尾的正确使用方法

惹………nick真的好像好像哥哥啊ヽ(・ω・`)ノ=з=з=з不ky我就不直接说哥哥是谁了…

Little Natalie:

【1】 狐尾的正确使用方法

朱迪不知道自己踩到尼克的尾巴是潜意识里的故意还是笨拙的无意,但是不管怎么说,她已经不止一次踩到尼克的尾巴了。

每次被踩到尾巴尼克都会倒抽一口冷气,语速飞快并且不断重复地叫唤“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一边叫唤一边把尾巴从兔子的脚掌下一厘米一厘米拖出来。小兔子性子总是很急,倒也单纯得可爱,只是每次因为靠得太近踩到他的尾巴,让尼克觉得很煞风景。

比如说,有一次他们坐着小缆车从雨林区回到城中,天上的星星多得像是镜子打翻了般。小兔子跟他说起这些星星一定是一只只兔子。他倒也不想跟她争论为什么星星不是狐狸而是兔子,因为光是接受小兔子是怎么想的就很有意思——毕竟小兔子是个可爱的年轻人。兔子讲故事的时候会习惯性地跟人靠得很近,她说出了让他差点狂笑得飞下缆车的理由——因为它们跟自家的兄弟姐妹一样多。还好他没掉下缆车,他回想至此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脯。

他还没去过兔子家,印象里那里是个种胡萝卜还有蓝莓的地方。他记得朱迪家种的蓝莓很好吃。为什么他可以从踩到尾巴一直偏题到蓝莓好吃?

好吧好吧,言归正传,兔子跟他说了为什么天上的星星是兔子的理由后,他就跟她说起自己是个孤独的独生子。他说按书上的观点,狐狸一胎可以有六到八个宝宝,但是他偏偏是个独生子,这时候兔子就插嘴用“浓缩即是精华”的鸡汤来安慰他。啊不用兔子说他也知道自己其实是只英俊的狐狸。他好像又偏题了?

他说自己的童年是在对其他有兄弟姐妹的小动物的羡慕中度过的。住对门的斑马,可以成群结队去打棒球,住在后面那条街的龙猫,可以拖家带口地单车旅行。但是他要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他们那个区没有第二户狐狸家庭,他是区里唯一一只小狐狸。

大概是从兄弟姐妹众多的大家庭走向社会的缘故,小兔子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同情。她走过来在他胸口来了元气满满地一捶:“尼克,可是你有我呢。”

兔子永远充满热情和希望的眼睛里流露出这种动物天生的乐观单纯,但是他还是习惯了做根老油条,碰到这样单纯的年轻人忍不住去撩一下:“你的意思是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还用问吗?”兔子不觉得狐狸这么说有什么问题。

“那你的兄弟姐妹就是我的兄弟姐妹咯。”他眯起眼睛偷乐着把脸凑近兔子的脸,计算着还要几步就可以碰上兔子的鼻子。

“逻辑上没有问题。”兔子是这么回答的。说着她上前了一步,大力地拍了拍狐狸的肩,狐狸却连声“不不不不不不不”地叫了起来。她踩到他的尾巴了。

尼克认为一只尾巴像朵棉花的兔子是不能理解大尾巴对于狐狸的重要性的。于是他在一次去冰川区的任务中企图对兔子科普狐狸尾巴对于狐狸的重要性。

狐狸要用蓬松的大尾巴控制平衡——他义正言辞地解释。兔子不置可否地开她自己的车,看她自己的路。

“特别是我们的祖先在雪地捕食的时候。”他这么补充。兔子无动无衷。她不知道狐狸为什么要在公务时间解决他们私人的问题。待下了车,狐狸看到皑皑的白雪心生一计,说要为兔子表演在捕食时尾巴的重要作用。兔子无可奈何地停下看他的表演,心想他的表演欲过去之后大概就能安心工作了吧。而且她的确很好奇狐狸是怎么在雪地捕食的。她只听说,狐狸在雪地捕食的样子,非常好笑。

只见尼克“噌”地跃起,头朝下,将尖尖的鼻子像钻头一样钻进雪地里。大尾巴竖直着颤动,似乎的确在维持身体的平衡。可是就在尼克的鼻子打桩进雪地的那一刻,朱迪感受到脚下什么东西裂开了,然后表层的雪在那一刻崩塌。接着她和尼克——她蠢蠢的搭档——一起掉进了一个大窟窿里。

看起来这是犯罪分子用来捕捉超大型动物设下的陷阱。朱迪在目测完窟窿的高度和长宽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看来我们已经逼近了案件的核心。”兔子颇有成就感地站在坑底说,直到雪花飘到她的脸上,落在她的鼻子上,她敏感的鼻子飞快抽动了几下,一个巨大的喷嚏被释放了,坑周围的雪块都被震落在坑中,朱迪本人也被喷嚏的后坐力弹坐在地上。

“哇,我真是大开眼界。”尼克倒没有丝毫的自责,听天由命般坐在地上吹起小曲儿来。

朱迪摸了摸腰间,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把呼叫器带下来,尼克摊摊手表示自己碰巧也没带。她真是一只愚蠢的兔子。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她尝试了各种方法从洞里出去,但每次只能带下更多的雪块。不过幸运的是,在她最后一次的努力中把落在雪地里的呼叫器给震了下来,只是呼叫器的质量似乎并不好,摔到坑底竟然坏了。最后尼克提议说为了避免体温流失,他们两个应该在坑底一动不动地抱成一团等待救援。

兔子觉得狐狸说得很有道理。至少她找不出反驳的地方。

但是她必须把呼叫器修好。尼克又说他会修电器,请让他放手一试。于是这一狐一兔就靠着坑的边缘,挤在一起,一个负责指手画脚一个负责拆装呼叫器保存体温起来。兔子的皮毛毕竟比狐狸更薄一些,不过一会儿,刚才上蹿下跳已经流失了很多热量的兔子发起抖来,灰粉色的鼻子开始痒痒地颤动。

狐狸毕竟是眼观八方不遗漏任何细节的家伙,他几乎没有看兔子,就把蓬松的尾巴绕上了兔子小身板。

蓬松却密度高的狐狸尾巴对于兔子来说可是会发热的毯子呢。

“你没有告诉我狐狸尾巴还有这个作用。”朱迪说。

“唔,这是特殊用法。”尼克把一个小元件放进呼叫器的膛中,兔子把另外一个元件递给他,他把这个元件也装好。

“哎呀比我家的被子舒服。”朱迪又开朗起来,毕竟乐观的兔子在什么时候都有乐观的理由。

“那我可以每天都借给你用。”这句话算是顺水推舟。

狐狸说出这句话,小心地偷听着兔子的心跳,顺便用眼观八方的技能偷偷觑着兔子的表情,手上还把元件装进呼叫器。

“一般人我不借给他用。”狐狸连忙补充。

朱迪突然在他脸颊上用兔拳盖了一个章:“这个主意还不赖。但是,尼克,你为什么要说自己也没带呼叫器呢?”她晃了晃手中那个呼叫器,就像那时候她摇晃着手里那支胡萝卜录音笔。尼克脑袋里无数个尼克开始慌乱地转圈圈。

“我看看啊……啊,它是好的。”

“尼克?”

“啊或许是刚才掉下来的。”

“我希望它是掉下来的。”兔子扁了扁嘴,接通了ZPD,她说他们掉进了捕捉大象的巨坑里。五分钟后最近的后援赶到把他们吊了出来。兔子警官回忆说是尼克说雪地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所以决定把雪地钻开看看,结果触发了陷阱的机关,然后他们俩就摔了进去,还对牛局长说尼克是有多机警,还请他继续把这个案子安心地交给他们狐狸和兔子。

兔子去把呼叫器还给狐狸的时候,狐狸还佯装泰然自若地在办公室里填报告,PC上贴着他和兔子的自拍合照。

“狐狸?”兔子拿呼叫器敲敲他的办公桌。

“什么事我忙着填报告呢。”狐狸给了兔子一个痞里痞气的眼神,“这时候想来爱的抱抱么?”

“你的呼叫器。”

狐狸手快,但是比不上兔子手快,兔子一把缩回爪子,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说,要把尾巴借我这个提议……”

尼克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呼叫器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还作数么?”兔子把呼叫器放在他的桌上,趁他没反应过来,在他耳朵上又是一兔指禅。狐狸的耳朵耷拉了下来捂住了眼睛,恨不得把脸也捂上。

“我想……是作数的吧。”他回答完,直起一只耳朵偷看情况,却发现兔子已经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去了。

尼克觉得这个剧本有点不对,他一只英俊的狐狸,本该是撩的那一方,是怎么偏题到被反撩的呢?

“妈的,老子被撩了。”

评论

热度(361)

©盐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