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爱情 No.3(上)

hhhhhhh加油更新哟

小胖的铺子:

几年前的幻想,几年后的原谅,
为一张脸去养一身伤。
别讲想念我,我会受不了这样。


“韩工,您中午是想吃大董还是俏江南?”寰宇的李总殷勤的问。
韩叙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答非所问:“李总,这大厦里有律所吗?”
李盛以为是自己安排的不合这个海归工程师的心意,忙让秘书搜索附近的其他餐厅。
韩叙没有等到回答,又问了一遍:“李总,这附近有律所?”
“韩工,您需要找律师么?我有很多律师朋友可以介绍给您。”李盛一开始觉得韩叙太年轻,只不过是合作方派来个毛头小子意思意思,结果韩叙的团队在十天内,就用最先进的图像处理技术,突破了困扰了李盛三个月的难题,从轻视到重视,以至于看上去有点巴结的意味。
“我只是想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律所,我好像看到个朋友。”韩叙有些急切,他刚回国一个多月,对国内的这种过于热情还不太适应,可能他唯一能适应并坦然接受的热情,只能来自于简单。
“噢,噢,咱们公司这栋楼上面有个大成的分部,不挂牌。”
“嗯,谢谢李总,中午我就不和您一起用餐了,等嫦娥成功发射,通信传回高帧图像,咱们再庆祝。”韩叙很少说感谢,不习惯也不屑说,当然,有求于人的时候是例外。“您能把车借我么,晚上还。”
受宠若惊的李盛自然很是受用,乖乖地交出了车钥匙,嘴上还说:“不急不急,这车给您先用着。”
韩叙拿着车钥匙,有点急不可耐,因为他看见在一堆小朋友簇拥下的简单开始往公交车站走了。
简单扎着马尾,背着防水包,不是去洗澡就是去游泳,小时候那丫头可是不会游泳的,那她是要去洗澡咯。
韩叙突然想到了初中时候简单月经初潮时,贝塔没去上课,简单什么也不知道地把血弄到椅子上、裤子上,哭着管韩叙借校服外套的样子,那时候边可怜兮兮地哭边不知所措的简单一直在说:“我要回家,我要赶紧洗澡。”
想到简单那时候的傻样,韩叙不自觉地勾了勾嘴角。
那些过往,其实他都记得,关于简单的一切,他全都知道。
他唯一不知道的,亦或不敢承认的,是自己埋藏于内心深处对简单的喜欢,因为自卑,也因为自负,觉得永远不会失去,所以不用在意,可是真正失去的时候,疼痛会以万倍的回馈砸在心上,让心麻木到不知道早就缺了个口子,灌进冷风还会呼呼作响,无法填平。
还好,李盛的车被秘书提前停在大厦门口,否则这上天赐予的重逢机会,就又偷偷溜走了。
跟着简单坐的公交,在堵车严重的北京城里慢悠悠地开,韩叙竟一点也不觉得无聊,以前都是简单跟在他身后,看他傻笑,现在也轮到他了。
韩叙一直盘算着怎么跟简单打招呼,第一句话要说什么。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感受,想说好多话,却不知从何说起,想充分表达自己的意思,却像口吃一样,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是被人称为面瘫的韩叙,第一次觉得紧张。
简单到鼓楼下了车,韩叙把车停下,就隔着人群跟着她,她走路的样子和小时候一样,马尾辫儿会甩呀甩的,就和小时候拽着韩叙袖子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的简单一样。
到了开元酒店,韩叙就看见了金海湾健身的牌子,这丫头给他的惊喜还真多,以前懒懒散散的性子,现在居然开始健身了。
简单拐进更衣室,韩叙及时控制了自己的步伐,还好没有跟进去,要不就得被当成变态扔出来。
工作人员见到穿着一身西装的韩叙,以为是来办健身卡的,笑脸相迎地要领他参观参观。
这时韩叙才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怎么就干起了尾随单身(呃,只是可能单身)女青年的事。
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边注意着女更衣室的情况,边跟着工作人员到处看。
走到泳池的时候,简单已经开始游了,无法停止的目光让身边的工作人员以为韩叙是个色狼,不禁心里一阵鄙夷。
救生哨的声音太尖利,简单看见隔壁的隔壁泳道里有个小胖子在那儿奋力的扑腾着,她想都没想就快速游了过去。
那孩子有点重,简单抓住他,他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使劲儿往下拽简单。
韩叙听见哨响,就有点急了,看见简单游过去,没空思考,只来得及脱掉鞋子,扔掉外套,就飞奔进游泳区跳到了泳池里。
救生员刚好也从另一边游了过来,三个大人一起把小胖子救上了岸。
小胖子吓得直哭,简单坐在泳池边上一边用毛巾给孩子擦水,一边安抚他,孩子稍稍平静后,她连忙向周围的两个男人道谢。
一抬眼,简单以为自己是呛水产生了幻觉,她以为自己看到了韩叙。
她晃了晃头,闭了闭眼睛,再抬起头时候,听见已经阔别七年但是化成灰她都能认出的声音:“简单,你是不是傻?”
如果耿耿在,一定会把简单呆若木鸡的样子拍下来,洗出来两张,自己留一张,寄给贝塔一张,裱起来。
此时的简单,呼吸还没平复,胸口正上下起伏,湿淋淋的头发粘在脸上,很狼狈。
简单想象过N种见到韩叙的情形:比如自己结婚了邀请他参加;比如同学聚会贝霖挽着他的手出席;比如去机场接贝塔,发现贝塔刚好和韩叙同一班飞机;比如大街上一个表情淡定的孩子在韩叙身边喊他爸爸。
她以为多年之后,她能从容的说:“好久不见,韩叙。”
结果她什么都说不出来,还泪流满面了,还好混合着水滴,要不真的丢死人了。
“简单,你长大了,真好。”简单听见韩叙低下头之后几不可闻的耳语,迷惑地对上他的视线,才发现韩叙盯的是她的泳衣。
“韩叙,你流氓。”简单边说边红了脸,也不管地上还惊魂未定的小胖子,朝更衣室跑去。



评论

热度(29)

  1. 盐酱小胖的铺子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h加油更新哟
©盐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