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๑•ั็ω•็ั๑)这篇文章是作者呕心沥血写了有一个周的,是给我的,我非常开心并选择收下它嘿嘿嘿嘿嘿嘿我好想有个赵云澜有个沈巍哦!

衾寒客:



★大荒山圣昆仑设定

★原著延伸向,原著延伸向,原著延伸向。假设昆仑在元神消散之前给他的小鬼王留了一封信(正文中加粗部分摘自原著)

★昆仑写信时没想到小鬼王会出手,更不知自己会入轮回,抱着诀别的心来写的

★参照原著所写,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希望没有沾玷那么好的昆仑和小鬼王。

小巍亲启:

    展信安。见字如面。

    小巍,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形神具灭,殉了大封了。

     依稀记得曾听女娲说过,当所谓“圣人”为了这天地而形神俱灭的时候,群山也会因之呜咽泣涕。可惜我不能有幸听到这万山同哭之声,也真是亏了。


 


     你脚下的这昆仑山巅算得上是诸神之源,也有无数洪荒神魔埋骨在此。世人皆道昆仑山终年冰封蔚然嶙峋,可你可知,究竟何为昆仑?


 


赤水之北,承天接地,万九千之大丘,天人之故里。


浩然之巅,览六合渺海内,为三十六山川之始,宇内万物之纲。


此名昆仑。


 


    盘古力竭而亡,女娲身殉大封,神农身体老死元神化为轮回。如今我封了四柱,也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小巍,希望你以后可以慢慢明白,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而现如今,这十万大山飘雪昆仑,竟是靠你这个小孩,一肩担着了。


 


    不用看我也知道,你现在定是无意识的露出尖爪利牙,焦躁的划着身下的那块大石头吧。那年邓林初遇至今,也有千百个年头了。你习性看似温顺,实则嘴里始终含着獠牙。一旦露出,必是血溅三尺见血封喉。


 


    煞气和杀意是你生来便存在的最好的武器,但切记不要让你自己变成它们的傀儡。


 


    嗨,你看我,原本只是想胡乱写几句话啰嗦啰嗦,一不小心,又严肃起来了。


 


    记得邓林初见你时,你还是个披头散发,麻衣赤脚的小少年。遥遥的对视一眼,你竟突然从大石上摔入水中。当时我就在想,我堂堂昆仑君,颜貌气质也都能算上乘,也不至于将人吓的三魂丢了七魄直直坠入水中吧。然后便看到你干脆利落的按碎了幽畜的半个脑袋,血水喷在脸上像极了雪地落满红梅。


 


    想来也神奇,那时那个因被我看着所以小心翼翼的啃幽畜,偷偷抿去嘴角血迹的小孩儿,现在,也是能扛起这四大天柱的小鬼王了。


 


    只是可惜,看不见小美人长成大美人了。


 


    还有那年,你一声不响的闷头钻入大不敬之地,刚开始的日子我在想,这个小没良心,骗了我一吻后便说走就走,等你回来,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再后来我就想,我如今只是一段元神,若你一直不回,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我的小美人了。


 


    而后你捧着我一肩魂火出现,思来想去,我也只有这二两真心值得交付了。


 


    我曾说过,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来也没什么稀奇,不过就是一堆野石头烂河水。如今这一切皆属你,只有当年交付你的二两真心勉强能陪你走那么一两步路,也还算有些用。


 


    乖,擦擦眼泪,我就知道你要哭。若我自私一点,小巍,若我想,我完全可以封了这昆仑山,过着与世隔绝逍遥自在的生活,外面凡人妖鬼会怎样,与我无关。
    


    可若是如此,我又怎能担得起这四圣之名,担得起大荒山圣,担得起,这十万大山呢。



    小巍,我也算的上是求仁得仁,你别为了我哭。


 


    只是抱歉,以后的千年乾坤万年轮转,风起云涌也好雪地格桑也罢,只能留你一人独看了。


 


    恕我失约。


 


    言至于此,竟不知该如何再说下去。若你不嫌弃我啰嗦,小巍,我最后再叮嘱你几句。


 


    其实我有时会想,把这十万大山权柄相授,真的是为你好吗?当年给你昆仑神筋的本意是为了从神农手里保下你,可这样一来,却又强行把你拽上了这条路。


 


   如此,你再也无法回去,做一个没什么烦恼,可以一心攒齐三十六颗幽畜大板牙的小鬼王了。当年你想用这些板牙去象征的三十六山川,终是,压在了你身上。


 


    小巍,我强行把你带到这条路上,但我希望你能在这条路上,走你自己的路。


 


    你肩负天下苍生,但是他们只是你行事的约束,而不是你每一步的束缚和枷锁。只要你在做对的事情,在履行责任遵循伦理道德之外,你可以神秘冷面高高在上,亦可君子端方温润如玉。冰冷迫人或是风度翩翩,只要你自在。


 


    天下苍生这四个字,是你的责任,但不是你的负重。


 


    便言尽于此吧,小巍。再说下去,我就快要舍不得我的小美人了。此别怕是以后再无相见,但你要相信,我时时都在。邓林生出的第一支新芽,长江源头解冻时的第一滴水,或是九天惊蛰第一声雷,昆仑山上飘落的第一片雪。都是我在看着你。


 


    别哭,别怕,我在。


 


    只是最后还要拜托你件事,那只添了蚩尤血的胖猫,劳烦你把它送到人界。它还那么小,它还可以去过一只普通猫的日子。只是没能最后和这小猫道个别,不知它会不会怪我。


 


    就写到这里吧,小巍。人界有“云中谁寄锦书来”的说法,我觉着好看,便也寻了这块锦缎过来胡乱写了这些。虽不知这人界的东西能保留多久,但也算,身后留了件遗物。


 


    就此搁笔了,小巍,此途多坎坷,万望珍重。


  


                                                                                               昆仑  绝笔 


 


 


 


来自作者的碎碎念:


看完小说后,我缓了很久很久。然后在某个时刻突然想,当年昆仑,必是抱着诀别的心思细碎的嘱托他的小鬼王的吧。他对他的小鬼王那么温柔,在小鬼王看不见的地方,也必是万千思虑付诸一叹吧。那他在元神消散之前,有没有给他的小鬼王留下些什么,有没有留下,那些他没有宣诸于口的,隐秘的担忧牵挂,与爱。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这篇文我写的非常非常慢,对着原著一点点的扣,生怕沾玷了皮皮女神笔下这么好的昆仑和小鬼王。如果你们觉得没有ooc,觉得可以还原昆仑和小鬼王给你们带来的百十分之一的感动,那我就自认还算成功了。




                                                                                             衾寒客  匆匆


 


 


 


 



评论
热度(78)
© 盐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