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看一遍23333

一三06乱黑姐妹天团:

火车行进在长长的隧道里。


华晨宇按亮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起身跨过身边的人,低声说:「我去抽支烟。」然后留下一个背影在忽明忽暗的车厢。


这趟车开往乌鲁木齐,摇摇晃晃已有五个小时,然而目的地依旧遥遥无期。


华晨宇带着一身烟味回到座位时,于湉迷迷糊糊的正在打盹,火车驶出隧道,阳光毫无预警的从窗外泼进来,于湉的睫毛抖了抖。


「我的抑制剂好像出了点问题。」华晨宇坏心的凑到于湉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啊?」于湉几乎是一瞬间就清醒过来。他被吓到的样子十分可爱,瞪圆眼睛,嘴角下垂,因为呼吸频率突然变快,两颊一鼓一鼓的。


华晨宇的嘴巴从他耳边挪到脸颊,把湿热的气息一路舔过去,却碰也没碰到他就闪开了。


「逗你玩的。」华晨宇撕开一包薯片递过去:「吃点儿?」


于湉挫败的摇摇头,翻了翻手边的袋子,拿出一瓶养乐多,撕开口递过去,低声问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么?」


华晨宇接过去一口闷了,然后摇头:「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心思太重就是因为操心太多。很多事情轮不到你操心,你想那么多也……我操——你给我喝的这是什么?」他表情古怪的看着手里的空瓶子,「我的抑制剂真的出问题了,这次没骗你。」他努力压着自己的声音和情绪,把养乐多的瓶子塞到于湉手里之后,手指紧紧的攥了起来,牙齿死死咬着,已经噔噔作响。


于湉脸色立刻变了,拿过瓶子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然后凑到鼻子下闻了闻,都没觉出什么不对。


他伸手过去摸了摸华晨宇的额头,被烫了一下。


对面的旅客原本一直拿着平板电脑玩游戏,此时终于被他们的动静打扰到,抬头瞥了一眼——只见这两个人一个身体蜷着,瑟瑟发抖;另一个目光关切,小声的说着什么——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吧。


他又低下头继续玩起游戏。


于湉已经急得要疯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在这样一个人口密集环境复杂的地方,毫无准备的遭遇抑制剂失效,几乎相当于一颗已经点燃的手雷被放在了人群中。


即使在帝都,Alpha和Omega所占总人口的比例依旧小的惊人,就算说是万里挑一也嫌过分。


作为少数派,他们既被称为「人类进化的方向」,又被当做「难以控制的异端」。前者政治正确,后者积重难返——所有人都知道,政治正确的意思就是,大家不过嘴上说说。


在少数派成为多数派之前,他们唯一的路,就是蛰伏在人群中,依靠信息素找到同类。


「你忍一下——」于湉没有说下去,他自己也经历过抑制剂失效,知道这根本不是忍不忍的问题。


一股浓郁的玫瑰香味卷缠着钻进于湉鼻子。


这个味道淡了很香,稍微浓郁就会觉得过于媚,于是俗。但任何一种花香,能浓郁到现在这样霸道的地步,冲撞到每一个角落,把持他的嗅觉,几乎要屏蔽掉他的视觉听觉和触觉味觉,那这个味道都绝不会再显得俗。


「妈的。」于湉已经按不住这个人,华晨宇的信息素他很熟悉,也无数次尝试过抵抗,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所幸周围的人对信息素毫无感觉。对面的旅客依旧在戴着耳机打游戏。


于湉深呼吸。他把自己的手指咬破,然后喂到华晨宇嘴里。


这就像流传在普通人之间类似「感冒了盖一片白菜在头顶就会好」的偏方一样,是个只能表达美好祝福的偏方。


但幸运的是,铁锈的味道唤回了一些神智,华晨宇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些,他努力的压着自己浑身乱窜的暴虐力量,用猩红的眼睛看了一眼窗外——火车正驶过一座大桥,远处青山绿水,显得静谧温柔。


于湉似乎察觉到他想做什么,心里一紧。刚想开口说话——


华晨宇已经猛的起身,一拳打碎了右手旁的玻璃窗。


窗外的冷气呼啦啦扑进来,旁边桌子上的报纸被一下掀得贴上了车顶。暖意融融的假象立刻暴露了,冬天刺骨的冷意钻进了车厢,刚才还亲切可爱的太阳,此时看起来泛着白光,神色恹恹。


对面的人瞪圆了眼睛,他在华晨宇打碎玻璃的那一刻就惊呆了,手里依旧捧着PAD来不及放,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刚刚还被自己认为身体虚弱的人,此时像个怪物一样——一双肉掌似乎觉不到疼,好像有无穷的力量,那坚硬无比的双层真空钢化玻璃,对他来说就好像是纸糊的一般,三两下,车窗上的玻璃碴就被清理干净了,然后他抬头冲自己笑了一下,眼睛里隐约泛着红光。


恩,还是晕过去比较好。


华晨宇没再理会被他吓晕的路人,一手揪过于湉抱住,然后另一只手扒着车窗,腿上蓄力一蹬,人已经逆着风,闪身跳了出去。


于湉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得顺从的抱住他的腰,由着他找死。


桥很长,很高。


原本火车要完全通过它,需要将近两分钟。桥下倒不是水,而是两座山之间,山洼深处的密林。


华晨宇这一跳,虽然吓到他们周围的人,可好歹不会误伤更多的人。一个抑制剂失效的Alpha身边没有Omega是一件无比可怕的事情,他不想经历第二次。


于湉看了看华晨宇近在咫尺的,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脸,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放弃了所有自我保护的动作和举措,用腿紧紧把他和自己卡在一起,把他的脑袋按进自己怀里,用胳膊护好。


两人下落的速度非常快,几秒钟的时间,树梢已经近在眼前。


他们紧紧的缠在一起,就像一个人。


紧接着重重的砸在地上。


有树枝的缓冲,加上两人都是体质极好的Alpha,生命危险倒是没有,但依旧不可避免的受了点伤。


于湉忍着疼松开手,发现怀里的人十分安静。


安静得不像一个正处在抑制剂失效状态下的Alpha,于湉捧起他的脸。




A. 大好机会,当然要来一发!http://1306luanhei.lofter.com/post/1dbaf35c_9e78bb5


B. 不!不要看花攻!http://1306luanhei.lofter.com/post/1dbaf35c_9e78bb7



评论
热度(11)
  1. 盐酱一三06乱黑姐妹天团 转载了此文字
    再来看一遍23333
  2. 人间一步一三06乱黑姐妹天团 转载了此文字
    客官,来一发生存游戏么?
  3. 盐酱一三06乱黑姐妹天团 转载了此文字
    嘿嘿嘿看这里(*´艸`*)
© 盐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