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看,先吹爆

秋无白月光:

我宣布,这是我对象给我写的文,给我写的,给我,我!!!


旖旎灵狐:



预警


这是哄我二姨太 @秋无白月光 的一发完


王凯个人向


王凯个人向


王凯个人向






 


“您放心。”穿着西装三件套的男人摘下自己的金丝边眼镜,站起来礼貌的跟人握了下手。


修长的手掌稍触碰既离,但他的脸上神色诚恳,并不会让人因此产生不快。


委托人千恩万谢的走了,他站在门口微笑着接过秘书煮的黑咖啡,随后,关上了门。


拉下百叶窗,松开领带,双脚搭在桌子上。


王凯抿了一口咖啡,皱着眉,拉开抽屉,从一堆文件下面,摸出了两包黄糖。


 


他最烦喝这种苦不垃圾的东西,没饮料好喝,没烈酒刺激。至于提神,自己从来都是不需要的。


不过没法子,律师么,给人固定的印象就应该是喝着黑咖啡,穿着三件套,带着眼镜,用满肚子的法律条款,帮委托人钻空子,占便宜。


 


 


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来,王凯懒懒的拿起来,放到耳边听着。


显然电话那边的人很了解他,电话接通并不需要他出声,也没有寒暄客套,干脆利落的直奔主题。


“大少急了。”


“哦。”


王凯用脚把桌上的镜子扒拉到他满意的角度,照了照自己的侧面,用手拨了拨头发。


“我想,他最近应该就会找您。”


“嗯。”


“……”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是被他满不在乎的态度梗了一下,然后马上加快了语速。


“您今天不要自己下班了,我派几个人暗中跟……”


“喂,凯少。”


“喂?”


 


王凯翻了个白眼挂断电话,把咖啡喝干净,戴好眼镜拉开办公室的门。


“亲爱的。”他勾住抱着文件路过的秘书肩膀,弯下腰身,在人耳朵边用低音炮撒娇,“帮忙买点吃的,我今天加班。”


 


 


小秘书红着脸跑去楼下的茶餐厅,叫了一份干炒牛河,四只蛋挞,外加一杯鸳鸯。


茶餐厅的老板张伯问她是不是王律师要的,小秘书点了点头。


“我上次跟房东打官司多亏了他,要不然现在生意都没得做了。又不肯收我的钱,平时经常光顾我的生意,找零都不肯要的。”


张伯在锅里加了双份的牛肉,又吩咐伙计去装刚出炉的蛋挞。


“喏,今早还来吃过东西,看完报纸又好好的叠好放在那里。现在的年轻人,像他这样的可不多了。”


“对,他人真的很好。”小秘书抿了抿嘴唇,斯文的把滑落下的头发别到耳后。自己刚来时候笨手笨脚的,经常会被主管骂。


每次被骂了她就躲在楼道里哭,王律师撞见了,蹲在那儿陪自己聊了好一会儿,还请自己吃了蛋挞。


律所里的人都知道,王律师脾气很好。即便上庭的时候被对方挑衅,也能压住性子。所以这么多年他少有败绩,是所里的金牌律师。


要是,要是自己可以做他的助理就好了。


小秘书接过打包袋,跟老板摆摆手。


不知道王律师有没有女朋友,好像是没有的吧,从来没听他提过。


 


 


 


 


 


 


 


 


连续被人破了局,手下几个得力马仔死的死残的残。


大少不明白,不过是让他们做掉自己那个从小只会死读书的弟弟,怎么就弄成了这个样子!


老爷子最近身体越来越差,能坐上位置的人这以后一个,自己,不能再等了。


他本不需要这么做,都是老爷子逼的。


自己跟着老爷子在帮里鞍前马后的卖了这么多年命,现在老爷子犹豫起了该由谁来做老大的位置。


那小子有什么好的?不过就因为他妈是老爷子明媒正娶的太太,他有个嫡子的身份,读书好又会装乖!


大少拿出手枪,阴郁的脸上,浮出一个残忍的微笑。


只需要一颗子弹,那个所谓的嫡子,就再也别想跟他争位置了。


 


“老大,凯少……”染着一头红毛的小马仔忙三火四的跑进来,再看见大少的脸色后,改了称谓,“凯少,不是,那小子今天在律所加班,要不要我带兄弟们在他回家路上堵着?”


“不用。”大少看了看手上的腕表,站起来往门外走,“我自己来。”


 


 


 


 


 


 


“哥。”王凯抬起头来,“你先坐一下,我马上就弄完了。”


大少眯了眯眼睛从脚到头的打量王凯,三件套正装,同色的领带,黑色皮带手表,金丝边眼镜。除了领带上那个蜜蜂的别针带出的一点儿顽皮来,眼前这个小子,规矩的宛如墙上的钟表指针。这样的人,怎么能做老大呢?


 


“你先忙。”


猫捉老鼠,也不会直接咬死。


大少坐到沙发上,看着这个很快就要去西天的弟弟。


他很想知道,一会儿自己拿出枪来,这小子会是什么样儿?


外强中干的跟自己吵,还是痛哭流涕的跪地求饶。


 


 


今天需要干的活儿很多,好在,王凯在他哥进来之前,已经在收尾了。


最后一份文件搞定以后,他摘下金丝眼镜,捏了捏眉心。


“哥,你来找我有事儿?”


他左手揉了揉眼睛,一双鹿眼懵懂的看着大少。


右手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把伯莱塔,干脆利落的一枪打中大少胸口。


 


 


“我……”


大少只来得及说出这一个字,他呛咳了几声,嘴里冒出鲜血。接着就从沙发上滑下来,蜷缩着身体倒在地毯上。


他最后看见的,是精致的小牛皮鞋,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王凯弯腰拿起大少的枪,嫌弃的“切”了一声。


“谁还用这种小孩儿玩具?杀伤力也太低了。”


他吹了一声口哨,抽抽鼻子,又抬起胳膊闻了闻。


血腥味太讨厌了,才这么一会儿,就染上了他的衣服。


好在办公室的柜子里有准备好的衣服,他随便拿了一身,食指勾着衣架往外走。


 


 


 


 


 


茶餐厅这时候人不多,王凯穿着休闲宽格子西装,手上拿着一份文件,笑眯眯的过去点单


 “张伯,要两只蛋挞,一大杯冻柠茶。”


“还有哦,我手机没电了,可不可以借个电话?”


 


 


“办公室脏了。”他靠在吧台上,手指绕着电话线。


“我去吃个东西,清理完,在茶餐厅门口等我。”


 


 


 


“王律师要人做清洁啊?”张伯热心的问,“我认识很不错的清洁工,要不要推荐给你?”


“好啊。”王凯咬着蛋挞,一双鹿眼眨了眨,“今天太晚就算了,不如明天我来吃东西的时候你把他电话给我。”


 


 


 


 


 


 


今天本来说好回家陪老爷子吃饭的,虽然现在已经晚了,但王凯依旧让司机把他送到半山的别墅。


“凯少。”手下人想跟他一起进去


王凯摆摆手,“你们回去吧,明早来接我上班。”


“可……”


王凯没再说话,只冷冷的扫了一眼。


“是,凯少。”


 


 


 


餐厅里摆了一桌子菜,但没人。


王凯走到二楼书房,轻轻叩了三下门。


“进来吧。”老爷子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大门口。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站在他背后,王凯嘟着嘴,“下班时候来了活儿,做好了才回来。”


老爷子对此不置可否,他并不喜欢小儿子这份工作,于是他换了个问题,虽然他觉着小儿子可能没法回答。


“你哥呢?”


王凯又嘟了下嘴,两手一摊,很无奈的说了句,“做掉了。”


“你!”老爷子转过身,气的浑身发抖。


 


赶上去两步扶住父亲,王凯联行带笑,眼神冰冷。他把父亲扶到椅子上,“您心脏不好,还是歇歇吧,少操心。”


“那是你哥哥!”老爷子从椅子的暗袋里掏出枪来,顶着王凯眉心,“你怎么下得去手?”


“他做初一,我做十五喽。”王凯没所谓的说。


他并不理会那把枪,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父亲,“您开枪前,可得想好了。现在,您只剩下我这么一个儿子。杀了我,您这半生打下来的江山,准备送给谁呢?”









评论
热度(45)
  1. 盐酱秋无白月光 转载了此文字
    还没看,先吹爆
  2. 秋无白月光旖旎灵狐 转载了此文字
    我宣布,这是我对象给我写的文,给我写的,给我,我!!!
© 盐酱/Powered by LOFTER